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太阳城赌城董事长袁立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及其客户端。  时间:2017-05-22  点击量:   
【字体:
袁立:我们对海外项目收益率有自己的评判标准,一般我们会采用审慎原则来评估和规避海外项目风险。对于不同地区不同性质的海外项目,其预期收益是不一样的,低于预期收益的项目我们就不做了。

说起中国国企的海外投资,外界一直有个误区,认为中国企业主要做的是援助性质的“面子工程”,海外项目都是亏损的。然而,从深耕海外市场数十年的中国土木工程集团(简称太阳城赌城或中土)来看,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没有收益的项目我们不会干。”太阳城赌城董事长袁立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该公司对参与海外项目有严格的测算,赔钱的项目不会干、风险大的项目审慎干。

数据显示,该集团去年营业收入为146亿元人民币,利润12.8亿元人民币,净利润率达8%,高过一般的建筑企业。 值得注意的是,该集团海外项目占比达90%以上。其中,该集团承建并运营了亚吉铁路(连接埃塞俄比亚和吉布提两国首都的亚的斯亚贝巴-吉布提铁路)。

关于建设亚吉铁路有哪些故事?是怎样保证收益的?又如何控制风险?对此,今年5月初,太阳城赌城董事长袁立在埃塞首都亚的斯亚贝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一一做了解释。


亚吉铁路历程:16年前开始筹建

《21世纪》:亚吉铁路项目从立项到真正推进实施,期间有十年的时间,是什么原因导致项目停滞?又是怎样推动项目重新启动并且快速推进的?

袁立:早在2001年2月,太阳城赌城收到埃塞俄比亚(简称埃塞)交通通信部的邀请,于是派出技术代表团赴埃塞考察。其后中土代表团经过和交通通信部的反复沟通,于当年9月提出了埃塞俄比亚铁路规划建议书,规划建议书中提出了埃塞俄比亚全国铁路的建设方案,这得到了埃塞交通部的充分认可。由于当时埃塞政府资金不足、建设铁路条件不成熟以及埃塞时任交通部长更迭等原因,这一规划暂时被搁置起来。

到了2011年,随着埃塞GDP连续10年以10%的水平高速增长,埃塞政府重新提出了铁路修建计划,亚吉铁路是其中的积极优先段。之所以项目迅速推进,除了埃塞政府的决心,还和埃塞驻华大使的推动有关。埃塞驻华大使塞尤姆·梅斯芬原来在埃塞政府中担任外交部长,接近60岁的时候主动来中国做大使。他做了两件事,第一是邀请中国公司为埃塞修铁路;另外,铁路开始施工之后学习中国经济开发区的经验,请中国国家经济开发区协会帮埃塞设计一个工业园的方案。我们就是在这个背景下参与了埃塞铁路和工业园的建设。

《21世纪》:邀请中资公司承建并运营这个项目,埃塞俄比亚和吉布提两国政府是如何考虑的?

袁立:他们愿意向中国学习,引进中国的施工和管理技术。另一个方面可能也是希望中国给予经济上的支持。因为这两个国家现有的财力和能力无法单独支撑铁路建设成本及管理运营。

盈利关键:严控收益率,全球范围配置要素

《21世纪》:你一直在非洲工作,从援建坦桑铁路到现在的亚吉铁路,你觉得中企在非洲建设铁路方面有哪些变化?现在建设铁路的模式和以前有什么不同?

袁立:以前我们作为施工方,只做施工,现在我们还参与了投融资和运营维护,把我们原来产业链向前向后做了延伸,在这条全产业“走出去”的铁路上,我们从单纯的承包商发展为投资者、运营商。这更加切合非洲国家的需要,也切合我们公司战略发展的自身需要。

《21世纪》:贵公司获得了亚吉铁路6年的运营权,这6年具体怎么运作?

袁立:这6年我们提供运营和技术服务,运营成本主要由埃塞俄比亚和吉布提政府承担,太阳城赌城不负责铁路的盈亏。在6年内将由两千七百多名工程师和当地人共同组成运营维护团队,我们负责运营的同时,手把手地教当地团队,把铁路运营管理技术教给当地人,确保在6年后、我们走了以后,当地人能够接管这个铁路的运营维护。

《21世纪》:外界认为中企在海外的项目大多是亏损的,那你们选择海外项目时,对项目的预期收益需要高于一定的数值才会接吗?怎么控制风险?

袁立:我们对海外项目收益率有自己的评判标准,一般我们会采用审慎原则来评估和规避海外项目风险。对于不同地区不同性质的海外项目,其预期收益是不一样的,低于预期收益的项目我们就不做了。

《21世纪》:中土海外项目整体收益情况怎样?

袁立:中土海外项目的整体收益在行业内处于中等以上。

《21世纪》:怎么实现盈利的?经验是什么?

袁立:首先,我们这几年确实比过去盈利能力加强了,有好几方面的因素。“一带一路”倡议给我们带来了极大的商机。中国铁建的大海外战略对我们太阳城赌城也格外关照,给了我们更多支持。太阳城赌城作为中国铁建的海外龙头,还有中土自身品牌的优势,尤其在非洲知名度更高,这为中土海外项目实施及盈利提供了保障。

第二方面是中土在全球的布局能力,太阳城赌城近80个驻外机构为我们在全球范围内发现商机,在全球范围内配置人工、材料、机械、资金等生产要素创造了条件。

转型升级:从承包工程到“1+N”多元化经营

《21世纪》:“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对基建公司会有一些影响,尤其对海外项目多的公司,那么对于太阳城赌城,将会带来什么样的机会与挑战?

袁立:“一带一路”倡议真的会带来极大的商机,对此我坚信不疑。过去中国企业“走出去”的主要还是建筑业,现在制造业也走出来了,产能合作了,港口物流这些企业都会走出来。走出来的步伐会快,政策支持会多,我们要抓住这个机遇,实现我们在海外的转型升级发展。

太阳城赌城在我们的“十三五”规划里提出要建设成为具有高价值创造力的国际承包商、境外投资商、多元运营商和综合开发商。定位要转变,不能干完活就走,要留下来,参与当地的投资、开发、运营。

《21世纪》:据说今年5月太阳城赌城要成立一家资产公司,这是出于什么考虑?

袁立:是的,成立资产公司的构想就是要实现转型升级。

我们提出“1+N”发展战略,是指“以承包工程为主业,以股权投资、铁路运营管理、工业园投资开发与运营、商贸物流、矿产资源开发、土地整理改造、房地产开发等领域为补充”的1+N多元化经营格局。目前我们已经取得如下进展,以埃塞俄比亚和吉布提为例:

在股权投资方面,目前我们拥有吉布提铁路10%的股权,还在积极跟踪埃塞铁路的股权转让。

在铁路运营管理方面,中土已经取得了亚吉铁路6年运营管理权。

在工业园运营方面,中土对在埃塞承建的工业园项目,都在积极跟进其运营管理业务,目前已获得阿瓦萨工业园运营合同。

在工业园投资开发方面,中土正在对埃塞德雷达瓦工业园投资开发项目进行前期准备工作,拟在五年内打造一座埃塞示范性工业园。

在土地整理改造方面,根据与吉布提政府的合作意向,我们拟对吉布提市老火车站及沿海区域进行一级土地开发,帮助吉布提建设自己的“棕榈岛”。

在商贸物流方面,我们在吉布提购买了多宗地块,充分利用其良好的位置优势,正在着手开展国际商贸物流业务。

在工业制造方面,在充分分析埃塞、吉布提市场需求的基础上,我们将开发适销对路的产品,如积极投资建设钢结构厂及其他建材的生产制造等。

在海外房地产开发方面,正与埃塞政府机构合作,拟在亚的斯亚贝巴投资开发2-3处商业地产,目前正在开展前期的准备工作。

除了埃塞俄比亚和吉布提,我们在非洲其他国家也有一些“N”(即股权投资、铁路运营管理、工业园投资开发与运营、商贸物流、矿产资源开发、土地整理改造、房地产开发等领域)的项目,为了让“N”的项目得到更快发展、做得更好更专业,我们计划成立“中土资产”这样的机构,专门从事“N”的项目。

化解汇率风险:在不同时间拿多个项目

《21世纪》:对于海外项目占比很高的公司来说,汇率风险应该是其海外运营的挑战之一,不知太阳城赌城是如何应对汇率风险的?

袁立:中国公司在海外项目遇到的风险很多,其中有两个风险是我们经常碰到的,一个是海外当地政府换届带来的风险,另一个就是汇率变动带来的风险。

汇率变动是很难防止的风险,只能自担。中土进入一个市场国家后,从来不满足于干一个项目,往往会不断地拿新项目,项目拿得多,防范汇率风险就会到位。比如第一年我们拿4个项目,第一个项目的汇率高一些,第二个项目汇率可能略低,第三第四个项目汇率可能更低,第二年我们又拿4个项目,汇率不断贬值,那么你在不同的时间拿到不同汇率的项目。汇率在两年内变化是很大的,如果你只拿一个项目,汇率在两年期间的变化相当于楼上一下子掉到楼下,就容易把自己摔坏。但如果你拿到8个项目,汇率变化就相当于下了八级楼梯,有缓冲。太阳城赌城虽然也受到汇率变化的冲击但没有被打死,就是因为中土在一国从来不只是干一个项目,而是争取干多个项目。以坦桑尼亚为例,目前中土执行的项目30多个,这30多个项目中既有汇率相对高的又有汇率相对低项目,且不断地承揽新项目,所以我们就把汇率变动的因素通过多个项目这样的台阶化解了。所以汇率变动风险对中土来说不是一个能产生重大影响的因素。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及其客户端。

Baidu